榮耀歸主   哈利路亞

-----徒4:12

佛祖在地獄

BACK FROM THE DEAD

徒4:12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譯者序

這篇見證中的事件發生於1998年,譯者在翻譯期間,曾經去信給發出這篇見證的“亞洲少數民族宣教機構”(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求證,他們的答復是確有其人、其事。2000年,有一位曾向本站索取小冊子、住在臺灣台中縣豐原市的老傳道人許永生弟兄,也曾親自前往緬甸查訪這位復活的和尚,當地人也是告訴他確有其人、其事,只是如同本文最後提到的,這位“復活的保羅”已經下落不明。另外,位在美國,專門替網友調查異聞、奇事的“真相大白”網站(Truth or Fiction),經過一番調查後,也在網頁上說到,故事中的人物確實存在,只是不能證實他是否真的如自己所宣稱的,曾從死奡_活(因為靈界經歷本來就無法用客觀的方法驗證,只能憑個人的主觀思想,決定相信與否)。

有一些基督徒基於他們的神學觀念,認為所有人類,無論得救與否,肉體死後其靈魂都暫時處於“完全沒有意識和知覺”的狀況之中(即“樂園──得救者所在之處”和“陰間──未得救者所在之處”),要等到末日最後的大審判來臨時,才會全部復活,接受應有的獎賞或刑罰,因此,認定這個“從死婼う漫M尚”的經歷是不合聖經、不足采信的。但這樣的論點是建立在啟示還未完全的舊約聖經人物的話語上,我們從新約聖經耶穌自己的講話中,可以很容易地推翻上述的論點。

“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饑,並且狗來舔他的瘡。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亞伯拉罕的懷堙C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又望拉撒路在他懷堙A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堙A極其痛苦。’亞伯拉罕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堭o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財主說:‘我祖啊,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奡_活的,到他們那堨h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奡_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路加福音16:19-31)

有不少解經家(如坎伯·摩根,Compbell Morgon即是其中一位)認為這不只是一個比喻,而是在講述一種事實。對於這類死後又復活之人所作的見證,我們並不會感到有什麼不妥,何況類似這樣的見證已越來越多,若不相信它們是真實的,我就不知道該相信它們是什麼了?是幻覺嗎,不太像!是邪靈的作為?更不可能!我們相信,這位復活的和尚以及其他所有類似復活的見證,他們所經歷到的所謂地獄,其實就是“陰間”,是介於死後和最後審判之間的一個拘禁未得救靈魂的空間,而“魔鬼”(邪靈)則暫時被允許來折磨他們,在那堨L們就開始體驗到火焰刑罰和蟲咬的痛苦,到最後審判身體復活後,就與魔鬼一同被丟入永遠的火湖中受永刑了。

我們可以如此來解釋,這位復活的和尚在死去的那三天所經歷到的,是上帝特別允許他去到了等候最後審判的炎熱“陰間”(可說是地獄的中途過度站,還不是最後的硫磺火湖,但受苦的情形相似),再回到世上來作見證,好讓某些人們能因這個見證而歸向真神,就如他所做的一樣。


這是一位緬甸和尚非比尋常的見證。他因為從死奡_活的親身經歷,而成為一個生命完全改觀的人。

前言

以下的故事翻譯自一個經歷生命完全改觀之人的錄音見證。這不是一個訪談記錄,也不是一份傳記,而是完全根據這個人自己的談話。當人們聽到這個故事時,不同的人也作出不同的反應。有一些人得著啟發、鼓舞,有些人抱持懷疑的態度,少數人會嘲笑、奚落,也有一些人認定這是一個精神錯亂的人在胡言亂語,或者認為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甚至因而心中充滿了盛怒。有些基督徒反對這個故事,僅僅是因為對這個事件極度神奇的敘述,不符合他們薄弱印像中的那位全能上帝。

我們是第一批經由一些緬甸教會領袖的分享而得知這個故事的人。這些教會領袖曾經深入調查過這個故事,並沒有發現指出它是個騙局的任何跡象。基於這個因素,我們決定儘快地傳播這個見證故事。我們如此做並不是為了取得任何金錢上的利益,也不是為了自我提升的動機,我們只是想要讓這個故事自己來說話,並邀請基督徒根據聖經來作判斷。假如上帝願意使用這個見證故事的任何部分來彰顯他的榮耀,或者鼓勵他的百姓,那麼,我們禱告,求主聖靈借著這些見證來運行、動工在所有讀者的心中。

有些人告訴我們,他們認為這個故事中的和尚並沒有真正的死去,而是陷入了昏迷無意識的狀態,他所看到和聽到的事物,只是他在狂熱驅使下的一部份幻覺。不論你怎麼認為,單純的事實仍然存在,下面所敘述的故事,徹底地改變了這個人,他的生命完全經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為了勇敢、無懼地告訴人們這個親身的經歷,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還甚至包括被監禁。他被自己的親戚、朋友與同事們所輕蔑,他們為了勉強他在自己的資訊上妥協讓步,使得他同時也面對了死亡的威脅。是什麼動機促使這個人願意為這些事情冒險呢?不論我們相信與否,他的故事確實值得我們留心傾聽和深思。在善於懷疑和冷嘲熱諷的西方世界,很多人們對這類的事物要求確實的證據,而且這些證據必須能夠在法律面前站得住腳。我們能否完全地保證這些事件都曾確實地發生過呢?不,我們不能。但我們覺得,重述這人用他自己的話所說的故事是很值得的,如此,讀者們可以自己作個判斷。

我的早年時光

你好,我的名字叫亞瑟·皮安·欣邵·保羅(Athet Pyan Shinthaw Paulu),我來自緬甸這個國家。我很樂意與你們分享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見證,但首先我想要告訴你們有關我成長過程的一些簡短的背景資料。

我於1958年出生在緬甸南部的伊洛瓦底江(Irrawaddy)三角洲的伯格勒城(Bogale)。我的父母就像大部份的緬甸人一樣,都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們給我取名叫西地平(Thitpin,是“樹”的意思)。

在我生長的地方,人們的生活很樸實、單純。我十三歲的時候就離開了學校,開始在一艘小漁船上工作。我們在一些河川以及伊洛瓦底江流域的溪流中捕捉魚蝦。到了十六歲,我就成為這艘小漁船的船長。那個時候我居住在上緬馬拉揚島(Upper Mainmahlagyon),就在我出生的伯格勒城的北方,此地距離我國的首都仰光西南邊大約100英哩。

在我十七歲那年,有一天,我們的魚網捕獲了大量的魚群,因為這許多的魚,有一隻很大的鱷魚被吸引了過來,它跟隨著我們的小船試圖要攻擊我們。我們非常害怕,於是盡我們所能的快速向著河岸邊猛劃。這條鱷魚繼續跟著我們,並且用它的尾巴打碎了小船。雖然沒有人死於這個事故,但那次的鱷魚攻擊事件,大大的影響了我的生命,使我以後不再想要去捕魚了。小漁船因為鱷魚的攻擊而沉沒,我們當夜就必須乘坐一艘客船回到自己的村莊。

不久之後,在我十八歲時,父親的雇主把他送去仰光工作,而我則被送到一所佛教僧院出家當和尚。大多數緬甸的父母嘗試將他們的兒子送進僧院至少一段時間,因為有兒子在佛寺修行,被認為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我們遵循這樣的習俗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了。

忠誠的佛教徒

當我十九歲又三個月大的時候(1977年),才成為一個正式的僧侶。根據我國的習俗,僧院中的前輩為我取了一個佛教名字──法號,我被取名叫做烏·那塔·潘尼塔·阿欣特利亞(U Nata Pannita Ashinthuriya),當我們成為和尚之後,就不再使用原來由父母所取的名字。

我所居住的這所僧院名叫曼德勒·凱卡山·凱欣(Mandalay Kyaikasan Kyaing),那位前輩法師的名字叫烏·撒帝拉·凱爾·尼·岡·沙亞道(U Zadila Kyar Ni Kan Sayadaw)烏·撒帝拉是他的頭銜,他曾經是全緬甸最有名氣的和尚,大家都知道他是誰,他被百姓們廣泛地恭敬尊崇為一位偉大的導師。我之所以說他“曾經是”,是因為他已於1983年突然在一次致命的車禍中喪生,他的死亡震撼了每個人,那時我已經當了六年的和尚。

我竭盡所能的試著努力成為一個最優秀的和尚(高僧),同時遵守所有的佛教戒律。有一個時期,我移居到一處墓地,在那堳鬮礞ㄟ惘a靜坐冥想。住在墓地塈琩瓣ㄘ鬼。一些僧侶們也用和我相似的方式來修行,為的是確實想要明白佛陀的真理,有些和尚住在深山野林中過著苦修、克己和貧窮的生活。

我試圖拒絕自我的私心和欲望,脫離疾病和苦難,超越世界的輪回。我試著去達到如此的內在平安與自我實現的境界,以致於即使有一隻蚊子停留在我的手臂上,我就讓它叮我,而不會將它趕走。幾年來,我努力要成為一名高僧,並且盡可能不傷害任何生物。我鑽研學習佛教教義,正如同所有在我之前的祖先們所做的一樣。

我的僧侶生涯就這樣持續著,直到我患了非常嚴重的疾病。那時候我在曼德勒(Mandalay),不得不被送到醫院接受治療。醫生們在我身上做了一些檢驗,然後告訴我說,我同時患有黃熱病和瘧疾。住院大約一個月後,我的情況卻越來越糟,醫生說我已經沒有痊癒的希望,就讓我出院回去安排後事。

以上是對我的過去所作的一些簡述。現在我要告訴你後來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特別值得注意的事情。

永遠改變我生命的異象

從醫院出院之後,我回到僧院中,由其他的和尚們照顧著我。我變得越來越虛弱,並且陷入了無意識的狀態,後來我才知道,自己竟然死了三天。我的心跳停止了,身體開始腐爛,並散發出死屍的惡臭味。我的屍體準備接受火葬,並完成傳統的佛教潔淨儀式。

雖然我的肉體死了,但我記得我的心靈和精神卻是十分靈敏的。當時,我是在一個非常強大的暴風雨中,一陣強風摧毀了整片土地,直到沒有任何樹木或其他東西存留著,只剩下一大片平坦的曠野。我沿著這個曠野非常快速地走了一段時間,在那堨|處都沒有人,只有我獨自一人。後來我橫越過一條河,在河的對岸,看見了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火湖,在佛教堙A我們對這樣的地方絲毫沒有一點概念。

起初我很困惑,不知道這就是地獄,直到我看見了閻王──地獄之王(yama,這個閻王的名字遍及在很多亞洲文化中。譯者注:這個閻王其實就是魔鬼撒但的手下──邪靈)。它的臉和身體看起來像一隻獅子,但它的腿長得很像大蛇(Naga,serpent spirit),它的頭上長了許多隻角,它的面目非常兇惡,令我極其害怕。我顫抖著問它是誰,他回答說:“我是地獄閻王──毀滅者!”

恐怖的火湖

在那埵陪茷D常可怕的火湖,“閻王”要我注意看那個火湖,我注視著,看見很多穿著橙黃色僧袍的緬甸和尚。我再靠近一點,看見了一個剃去頭髮的人,當我看著他的臉時,發現他竟是烏·撒帝拉(U Zadila Kyar Ni Kan Sayadaw,即那位在1983年因意外死亡的著名高僧),我想知道為何我以前的導師會被監禁在這堥苦,就問閻王:“為什麼他會在火湖堜O?他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他甚至還錄有一卷‘你是人或是狗?’的教學錄音帶,曾幫助數以千計的人們瞭解到人類是遠比動物更有價值的。”

閻王回答說:“是的,他是一個好老師,但他並沒有接受耶穌基督。這就是他之所以來到這堛滬鴞]。”它要我繼續看另外一個在火湖中的人,我看見一個把很長的頭髮包裹在頭顱左側的人,他同樣也是穿著僧袍,我又問閻王:“這個人是誰?它回答:“他就是你所敬仰的‘佛祖釋迦牟尼’(Gautama Buddha)。”看到了佛祖在地獄堙A使我感到非常地錯愕混亂。

我抗議說:“釋迦牟尼有很好的種族出身,以及良好的道德人品,為什麼他也會在火湖媥D受折磨呢?”閻王回答我:“他有多麼好都無關緊要,他之所以在這堙A是因為他沒有信靠永恆的真神。”

然後,我又看到另外一個像是穿著軍裝的人,在他的胸前有一個很大的傷口。我問:“他又是誰?”閻王說:“這是緬甸的革命領袖昂山(Angsan,譯者注:緬甸的國父,他的女兒就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蘇姬)。”我這才瞭解到,昂山會在這堛滬鴞],是因為他曾逼迫殘害基督徒,更主要的是他沒有信靠耶穌基督。人們有一句俗語說:“軍人永遠不會死,他們將繼續活著。”但我在這堳o被告知,地獄軍團有一句格言說道:“軍人永遠不會死,但他們會永遠住在地獄堶情C”

我看見另外一個人也在火湖堙A他非常高大,身上穿著古代武士的盔甲,同時手上拿著一把劍和一枚盾牌,在他的額頭上有一個傷口,他是我所見過長得最高的人,身高約有三公尺(譯者注:六肘又一虎口,參考舊約撒母耳記上17章4節)。閻王說:“這個人的名字叫歌利亞(Goliath),他之所來到地獄,是因為曾經冒瀆永生真神和他的僕人大衛。”我感到很困惑,因為我不知道歌利亞和大衛是什麼人。它又說:“歌利亞的事蹟被記載在基督徒的聖經堶情A你現在不認識他,但當你成為基督徒的時候,就會知道他是誰了。”

然後我又被帶到一個地方,在那堙A我看見富有和貧窮的人都準備吃他們的晚餐,他們正坐下來要吃,馬上有一陣濃煙出現,富人們盡其所能快速地吃著,以緩和良心的不安,他們也因為那陣濃煙而掙扎地呼吸著。因為害怕失去金錢,他們必須趕快吃,金錢就是他們的神。

另外一個閻王來到我面前,同時我也看到一個生物(being),它的工作就是在火湖的下面添加燃料,以保持熱度。它問我:“你也要進去火湖堶捷隉H”我回答:“不,我只是在這媃[察而已!”這個生物在火堬K加燃料的景象實在非常可怕,它的頭上有十隻角,手中拿著一把在尾端有七支利刃的矛。這個生物告訴我:“沒錯,你到這堨u是來觀察的,我找不到你的名字,你必須從原來的路回去。”它指示我朝著我剛才曾經沿路走來火湖的那片荒野。

結局之路

我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流出血來,我感到異常炎熱、疼痛。在我走了大約三個小時之後,終於來到了一條寬闊的道路。順著這條路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岔路口,通向左邊的是一條寬廣的路,通向右邊的則是一條窄小的路。在岔路口上有一塊路標寫著,通往左邊的路是為不相信耶穌基督的人所預備的;而右邊則是為相信耶穌基督的人所預備的。我很關切那條較寬大的路將通向何處,所以就開始朝那個方向走去。

有兩個人走在我的前面約有三百碼遠,我試著趕上他們,以便可以和他們同行,但無論我如何費力的走,總是趕不上他們,於是就掉頭回到岔路口上。我仍舊可以看到那兩個人離開我越走越遠,當他們到達路的盡頭時,突然被刺傷了,於是發出極痛苦的慘叫聲,我看到他們的遭遇也跟著哭了出來。我意識到人們走在那條較寬大的路上,其結局是非常危險的。

望向天堂

取代了原來的選擇,我開始走向那條為基督徒預備的路。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之後,竟然變成了純金的路面,它是那麼地純淨,以致當我往下看的時候,可以完全清楚看到自己的倒影。然後,我看見一個人站在我面前,他穿著白色的長袍。我同時也聽到非常美好的歌聲,喔!它是那麼的動聽、清亮,遠比我們這個地球上的教會禮拜更加優美且更富有意義。

穿白長袍的人要我跟他一起走,我問他:“您叫什麼名字?”但他沒有回答。在我問他的名字六次之後,他才回答說:“我就是天堂鑰匙的保管者。天堂是很一非常非常美麗的地方,你現在還不能進去,但你若跟隨耶穌基督的話,當你在世界上的生命結束之後,就可以進去了。”那個人的名字叫彼得(Peter)。

接著,彼得要我坐下,指示我看北邊的一個地方。他說:“望向北方,看看上帝創造人類。”我遠遠地看見了永生的真神上帝。上帝對一個天使說:“讓我們來創造人類。”那個天使卻和上帝抗辯說:“請不要創造人類,他將會犯錯並使你悲傷(緬甸語直譯的意思是:他會讓你丟臉)。”但無論如何,上帝還是創造了一個人並為他取名字。上帝吹了一口氣讓這個人活了起來,並給他取名叫亞當(Adam)(注:佛教徒不相信宇宙萬物和人類的創造,因此這個經歷帶給這名和尚很明顯的衝擊)。

以新名字復活

然後,彼得對我說:“現在起身回到你原來的地方,去告訴那些崇拜佛祖和偶像的人們說,如果他們不願意悔改信主,就會下地獄,那些建造廟宇和偶像的人們也都會下地獄,那些為自己積功德而供養僧侶的人們也一樣要下地獄,以及所有尊崇僧侶並向僧侶祈禱的人們都將下地獄,還有那些念佛誦經並獻身給偶像的人們都必下地獄,一切不相信耶穌基督的人都將下地獄。”

彼得要我回到地球上為我所看見的事作見證,他還說:“你必須以新的名字去傳揚福音,從現在開始你的名字叫做亞瑟·皮安·欣邵·保羅(Athet Pyan Shinthaw Paulu,意思是“從死奡_活的保羅”)。”

我並不想要回去,而是想進天堂。天使翻開一本書,起先,他們要在書中找我幼年時期的名字西地平(Thitpin),但卻找不到。然後,他們又要找我在僧院出家時的名字烏·那塔·潘尼塔·阿欣特利亞(U Nata Pannita Ashinthuriya ),但還是找不到。接著,彼得對我說:“你的名字沒有寫在這本書堶情A你必須回去向那些佛教徒為耶穌作見證。”

我沿著那條黃金之路走回去,又再次聽到了那前所末聞的美妙歌聲。彼得陪我同行,直到我回到地球為止,他指示我看一座由天堂通向天空的梯子,這座梯子並不是直接到達地球,而是停在半空中。在這座梯子上,我看到有很多天使非常忙碌地由其中上下往返。我問彼得:“他們是誰?”彼得回答:“他們是上帝的使者,他們正在將那些相信耶穌基督和不相信耶穌基督之人的名字向天堂回報。”然後,彼得告訴我,該是回去的時候了。

是一個鬼!

接下來我所意識到的,是陣陣哭泣的聲音,我聽到母親哭喊著:“我兒啊!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們?”也聽到其他人的哭聲。我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箱子堶情A於是,開始動一動我的身體。我的父母親大聲喊著說:“他活過來了!他活過來了!”其他距離我父母較遠的親友不相信他們所說的。

我將雙手放在箱子旁邊,然後坐立起來,許多人被恐怖感衝擊著,他們大聲地喊叫著:“是一個鬼啊!”然後就拔腿飛快地逃跑。而那些留下來的人則是目瞪口呆地在發抖。

我注意到自己坐在一灘大約足足有三杯半容量的惡臭液體中,這些液體是當我被放在棺材堛漁伬唌A由我的胃部和體內流出來的,這就是為什麼那些人們知道我曾經確實死過。

棺材堶惇O用一種塑膠片來固定的木頭,這種塑膠片是用來保留屍體的體液,因為很多屍體會像我一樣釋出大量的體液。過了一會兒,我便察覺到,當時距離火葬只是一瞬之間。在緬甸,人們的屍體被放在棺材堙A然後用釘子把蓋子釘牢,再將整個棺材燒掉。

就在我復活過來的那一刻,我的父母被允許看我的屍體最後一面,不久之後,棺材蓋就會被釘牢,而我就會被燒成灰。於是,我馬上開始說明我所看見和聽見的事,人們都感到非常驚訝。我把在火湖中所看到的那些人的情形告訴他們,也說到只有基督徒知道事實真相,而我們的祖先和我們都被欺騙了幾千年,我告訴他們,我們過去所相信的都是謊言。人們非常地驚訝,因為他們知道我是怎樣的一個和尚,也知道我對佛祖的教導是多麼地虔誠。

在緬甸,當一個人死的時候,他的名字和年紀就被寫在棺材的側面。而當一個和尚死的時候,他的名字、年紀,以及他成為和尚的時間,也被寫在棺材的側面上。我曾經被記錄為死人,正如你所看見的,但我現在卻是活著的。

結語

自從這位“從死奡_活的保羅”經歷了上面這段傳奇故事之後,他為主耶穌基督留下了一個忠誠確實的見證。緬甸的牧師們告訴我們,他已經帶領了數百名和尚歸信主耶穌基督。他的見證顯然是堅定不妥協的,因為這個緣故,他的資訊觸努了很多不能接受耶穌基督是唯一通向天堂之路的人們。儘管有很大的反對力量,他的經歷卻是如此的真實,以致於他並沒有絲毫動搖。

在僧院出家以及成為一個嚴格的佛教徒多年之後,隨著他的復活而來的,就是直接宣告耶穌基督的福音,他還勸告其他的和尚們,要拋棄所有的假神,並用全心來跟隨主耶穌基督。在他生病和死亡之前,他全然沒有接觸過基督教,在他死亡的那三天中所知道的每一件事,對他的理智而言都是全新的。

為了盡可能讓更多人獲得這個資訊,這位元現代拉撒路(Lazarus,譯者注:即指這位復活的和尚,請參考新約路加福音11:39-41)開始將他的錄音帶和錄影帶連同他的見證散佈出去。而緬甸當局的警方和佛教權威人士,則竭盡他們所能的全力收集這些帶子並銷毀它們。你所讀到的這個見證,就是從這些卡帶中的一卷翻譯而來的。我們已被通知,現在緬甸的公民擁有這些帶子是相當危險的事。

他無畏的見證至少已經讓他坐了一次牢,在那堙A當局權威人士想使他保持沉默的企圖已經失敗了。在被釋放之後,他又繼續地為他所親身見聞的事作見證。他現在的行蹤不明,有一個緬甸的消息人士告訴我們,他已經被監禁,也可能已經被殺害了,而另一個消息則是說他又已從監獄被釋放,並且繼續他的福音工作。

翻譯(由緬甸語翻英文):“亞洲少數民族擴展”

  (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 P.O.Box901 Palestine , TX 75802 U.S.A.

BOX 17, Chang Klan P.O.,Chiang Mai 50101,Thailand

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哥林多前書十五章三至六節)。

中文版原載於YAHOO討論區,特此鳴謝!


相關鏈結:

1、英文版http://www.vollmar.ch/buddha-e.htm

2、真或假網站對此事的查驗評述(http://www.truthorfiction.com/rumors/monk.htm):

這並不是一個典型的電子流言,因為有第一手材料證明確有其人,這人聲稱自己死奡_活,也有許多的支持者,但“真或假”(TruthOrFiction.com)網站仍將此事分類為“未經證實”,因為不知他是否真是死了然後又復活。

我們跟蹤此事,並與“亞洲少數民族擴展”(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組織取得聯繫,據該組織介紹,這位元和尚的名字叫亞瑟·皮安·欣邵·保羅(Athet Pyan Shinthaw Paulu),該組織已經與幾位元來自緬甸的該地區的基督教牧師接觸過,這些牧師知道此事並訪問過那些寺廟,那婼T實發生過一些事件,還沒有發現不相信此事的牧師。該組織還聲明擁有第一手材料,即這位“前和尚”的講話錄音磁帶。

The Buddhist Monk Who Claims to Have Come Back from the Dead During His Own Funeral-Unproven!

Summary of eRumor:

A Buddhist Monk in Burma claims to have died and had a variety of experiences which convinced him of the truth of Christianity then three days later he came back to life...during his own funeral.

The Truth:

This is not the typical eRumor because there is first-hand information that the man actually exists, claims to have been raised from the dead, and has a lot of supporters, but TruthOrFiction.com is classifying it as Unproven! as to whether he was actually dead and came back to life.

We have traced this story to a group called 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 According to the group, the monk's name is Athet Pyan Shinthaw Paulu. 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 says it has had contact with several Christian pastors from the area of Myanmar who know of the story and have visited the monastery where some of the events happened. 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 says it has yet to find a pastor who does not believe the story. They also claim to have a cassette tape of the former monk telling the story first-hand.

The former monk says that during the time he was living in a monastery, he was diagnosed with both malaria and yellow fever. He prepared himself for death. He remembers growing weaker by the day then, he was later told, he lapsed into unconsciousness and died. He was told his breathing and pulse stopped, his body began to decay, and he was prepared for Buddhist cremation. The monk claims that during the time he was regarded as dead, he had an elaborate series of supernatural experiences which convinced him of the truth of Christianity and he came back to become a Christian preacher instead of a Buddhist monk. He says he came back to life while lying in his coffin at his own funeral and while his parents were looking at him for the last time.

For more information:

The full story can be seen at the Asian Minorities Outreach web site at:
http://www.antioch.com.sg/mission/asianmo/bmonk.html


關閉窗口


福音見證集  newlife.lingliang.org(簡體)  inewlife.esmartweb.com(簡體) fuyin.lingliang.org(繁體)

網站地圖 體貼神意 剛強壯膽 錢從天來 遊歷天堂 撒但控告 聖潔無罪 司琴恩膏 來跟從主 佛祖在地獄

回頁首  網站地圖  网站地图  回首頁